不走寻常路,他是科大25系第一位学生

  徐雁龙,25系第一届本科生。1999年进入科大,2001年中期分流至新成立的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(25系),曾任校学生会常务副主席;本科毕业后,保送至25系继续读研(2003年-2006年),毕业后成为科学时报社一名记者,后调整到报社管理部门工作,其后一直在科学院系统从事基层的管理工作。现担任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科普与出版处处长。

学生时代

  “叛逃”,成为科大25系第一个学生
  2001年,徐雁龙从管理学院(当时名为商学院)转至当时刚刚成立的25系,进入班主任林爱兵老师的班级就读。“我是在全校中期分流还没启动时就做出的决定。有明确的证据显示,我是25系组建以来的第一个学生”,采访中徐雁龙不无得意地说到。所以,对于25系的同学们来说,徐雁龙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“大师兄”。

  徐雁龙将转系分流至25系称作“叛逃”。对于这次“叛逃”,他颇为满意。谈到当时的选择,徐雁龙说到:“25系是2001年成立的,我作为99级本科生,不可能一入学就在25系。当时25系还是15系的编辑出版学专业,到大二,本来商学院(含15/16/17系)内部就要中期分流。在学了两年管理科学后,我希望能够学一些更偏技术、偏实战的内容,以便在就业中赢得更强的竞争力。25系的课程设计很有趣、很实用,老师们也很年轻、有活力,整体氛围很好。”在经过慎重考虑后,徐雁龙顺利“叛逃”到了25系,开启了他在25系为期5年的学生生涯。


徐雁龙当选合肥市包河区人大代表(2002年)

  不走寻常路,“玩”过来的学生生涯
  如果你问科大学生平时都在干什么,得到的回答很可能是:“学习,学习,学习。”然而,还有那么一群科大学生,除了学习以外,他们也积极参加各类社会实践。在25系,不只有严肃的科研氛围,这里同样支持每个学生发挥自己的兴趣特长,在轻松活泼的氛围里成长。

  在本科期间,徐雁龙曾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、校学生会常务副主席,在校学生会、校学生社团管理指导委员会做一些学生工作,并当选为包河区第一届人大代表。读研期间,他曾经给安徽水利水电学院当过兼职教师,教高等数学。在担任合肥市包河区人大代表期间,还参与过合肥市大拆违的一些监督、调研工作。同时,也受聘为“国家环境友好工程”义务监督员,参与过几次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组织的检查工作。另外,他还跟随汤书昆老师、李宪奇老师,做过江淮集团子公司的企业咨询项目、安徽黄山的旅游规划项目等等,接触了不少人和不少事情。对于这些社会实践,徐雁龙笑言:“系里很支持。我整个本科、研究生的经历,与只埋头于书本学习的同学相比,简直是玩儿过来的,学摄影、学PS,参加过一些比赛,获得过一些奖项,包括2006年精英学子激励行动奖学金。好在是科大,很包容,再加上周边学习氛围好,我也没敢不学习。所以,学习倒也没有落下。”

  良师益友,一路相伴

  说起在25系对其影响较深的老师和同学,徐雁龙表示“那太多了”。例如当时的系主任王希华老师,徐雁龙回忆说,能够成功分流至25系,离不开王老师的支持。那时候,徐雁龙在学生会张罗一场京剧演出,刚好王希华老师在观众席听戏,碰见王老师后,他就主动表明了希望转系的意愿,王希华老师给了他热情的鼓励和很多具体的帮助。而在25系的学习生活中,王希华老师多次以巧妙的方式告诫徐雁龙要多读书。王老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:“书读少了,工作做得再多,未来你也会后悔的。”甚至徐雁龙的研究方向——媒介素养也是在王老师的帮助下选定的。他的研究生毕业论文《我国党政领导干部的媒介素养研究》,立足于对安徽省县处级干部的问卷调查,因做了一些偏实证的研究,数据翔实,被很多后来的研究者所引用。对学生时代的回忆,让徐雁龙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句感叹:“想念老师同学们,想念大学生活。”多年后,再回首,还是想要说一句:“多谢你们的一路陪伴!”

徐雁龙在黄山九龙潭调研(2005年)

工作感悟

  科大的教育受益终身
  徐雁龙2006年毕业后到科学时报社(现在的中国科学报社)工作,成为一名记者。2007年开始转行做管理,历任综合处处长助理、副处长、处长,后来又做业务,任新闻中心主任、科学网总编辑。2012年10月,调入中国科学院机关,任院士工作局科学文化处副处长(正处级、主持工作)。2013年5月,中国科学院机关科研管理改革,成立了科学传播局,徐雁龙又根据改革需要调入科学传播局任综合处处长,目前担任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科普与出版处处长。过程中,曾兼任中国科学院团委副书记。现主要社会兼职有: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、副秘书长,中国科学院文联秘书长,中国科学院青联副秘书长,北京青联委员、科技界别副秘书长等。并兼任《中国科技期刊研究》、《科普创作》编委。

  看到徐雁龙这散发着人生赢家气息的履历表,笔者不禁好奇,为何他的工作之路能如此顺利。徐雁龙坦言,这一切都离不开科大对他的教育和培养。徐雁龙表示,科大对他的影响,首先是强大的自信心。他认为科大人都有一些精英气质,不是与生俱来的,是在科大4年或5年或7年甚至更长时间“熏”出来的,刻在骨子里,并且不轻易认输,这股劲儿,他在哪一个岗位都有。然后是比较扎实的数理和文化基础。这个得益于科大本科教育的严谨和“不留情面”,他是学管理科学的,普通物理这门课一样要学到相对论,电子电路基础也要不折不扣地学。这样的好处是,工作以后,会发现自己做什么都不是纯粹的门外汉,基础总还是有一点儿的。工作起来,比真正的门外汉就会有一定的竞争优势。另外,在科大的学习生活还让他拥有了一套特别务实的逻辑体系,帮助他能简单快捷地看清楚来路去路,看清楚矛盾的关键点,这种思维训练是在科大这样一个偏理工的校园中一天天、潜移默化中习得的。不是一日之功,也让他一生受益。

徐雁龙采访工作照(2006年)

  简单清晰的逻辑是工作中最大的情商

  谈到经常被讨论的“刚出校园的科大人在工作中是否智商与情商不相匹配”的问题,徐雁龙也提出了他的看法,他认为简单清晰的逻辑,从长远看,是最大的情商。人与人相处久了,简单清晰就是情商。科大人,不缺情商,走出校园后,受点儿挫折教育,情商就很快与智商匹配了。尺有所长、寸有所短。不能指望科大人,个个智商了得、情商了得……你慢慢会发现,科大显得情商一般的,往往都是极其专注学术的。其他不那么专注的,往往情商也还是过硬的。人的时间被优先分配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上,也就无暇它顾了,这可以理解。如果你愿意,你其实会羡慕这样低情商的人生,他们勇敢取舍,其实也是一种高情商。我们口中所谓的情商,是我们理解的社会交往商,而对一些专注于某一事业的人而言,这并非情商。他坦言:“现在找到一些逻辑简单清晰的‘劳动者’,真不那么容易,而科大就有一群。”

徐雁龙在贵州平塘克度镇见证FAST最后一块面板吊装(2016年)

学长寄语

  虽然已经离校多年,但徐雁龙仍然十分关注母校与在校的同学们。对于母校,他怀有满满的祝福:“科大有很好的传统和学风,在浮躁的社会又有很好的定力,这很难得!祝愿母校越办越好!”。当笔者提出希望他给在校的同学们一些建议时,他认真思索后,结合自己的体会给出了四点建议:

  1. 多读书,读好书

  如同王希华老师当年对徐雁龙的教诲,在学校,一定要多读书、多读经典。这一点怎么说都不为过。他表示:“当然,一代代人这么过来,我怎么说重要,年轻的同学们也可能不认为重要。总之,建议年轻的同学们多读书、读好书,不要等到没时间读书时再后悔。”

  2. 不要读死书,多参加社会实践

  能早一点儿接触真实的世界就早一点儿接触真实的世界,因为迟早要接触、要融入。在学有余力的前提下,还是要多经事见事,学生社团是在大学里理解社会的最好的方式之一。早接触真实的世界,对于我们更好地融入这个世界,有极大的帮助。当然学习时间和参加活动的时间存在着天然的矛盾,需要平衡调和。折中之道有两条:一是想办法让两件事都变得纯粹,对待这两件事的哪一件都尽可能专注,以提高单位时间的效率。二是比别人更辛苦一些,少打一些游戏、少一些无聊发呆、少一些懒觉。时间管理从来都是难题,一生的难题。想好自己要什么,然后看准了自己认为美好的事情,就去投入。正所谓天道酬勤,功不唐捐。

  3. 想明白自己要什么,全面提升综合素养

  作为科大的在校生,不是要提高哪一方面的技能和素养,而是要全面提升综合素养。学习技能、交往技能以及自己有优势的特殊技能,例如写作、摄影、演讲、运动、绘画等等,学生时代,多长本事,总没错。孔夫子有两句话,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,人与人完全不同,不能说哪一方面的素养就更重要。在校生,要想明白自己要什么,分析清楚自己离自己要的还需要哪些方面的努力,然后向着这些方面努力就好了。在想不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前提下,觉得自己哪方面最“怯”,就增强哪方面的素养好了。人参大补,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吃的。

  4. 多交朋友,朋友是宝贵的财富

  离开校园后,我们很难再找到能够朝夕相处4-10年的朋友,更何况科大的同学都是精英,因此我们在科大的学习生活期间,要相互学习,取长补短,建立深厚的师生情,同学情,这将是我们以后融入社会的宝贵财富。

徐雁龙主持科学时报社青联会议(2012年)

后记

  徐雁龙本科毕业的时候,在25系的BBS上写过《叛逃者》系列纪念性文章,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来看一看,你会发现那群“叛逃者”真的是一群灵魂带有香气,十分有意思的年轻人。(登录bbs.ustc.edu.cn网址,找到25系的版面,然后点击精华区,找到原创天地,即可看到徐雁龙的《叛逃者》系列纪念文)。徐雁龙是科大25系的第一位学生,那么他的优秀离不开25系的培养,离不开科大的培养。25系的同学们有榜样有力量,向着前方走去,愿每位同学都能做合格科大人,走无悔青春路。



叶子(2016级MJC学生)供稿
责任编辑:石永宁